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媒體聚焦 > 內容

中外藝術家共話海絲藝術繁榮發展

時間:2019-11-25 來源:

11月23日,由文化和旅游部、福建省人民政府主辦,中國藝術研究院、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廳、泉州市人民政府承辦的藝術發展論壇在泉州舉行。論壇旨在搭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對話平臺,力求為服務國家文化外交,進一步促進海絲沿線國家的彼此了解與互信,深化國際藝術交流合作,實現中外文化藝術的共同繁榮發展發揮積極作用.

據了解,作為第四屆海上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的重要活動之一——藝術發展論壇,將突出“國際元素、時代特征” 以 “美美與共——中外藝術與文明交流互鑒”為主題,設立“”傳統與未來——探尋古代‘海上絲綢之路’”“ 交流與合作——文化多樣性公約的意義”“文化與旅游——多視角的國際人文合作”三個分議題,邀請120位音樂、美術、非遺、旅游、文學等領域的中外知名專家學者將從世界文明的差異與包容、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利用、文藝創作的傳承與創新等多個維度,展開對話交流、學術研討。

田 青

中央文史館館員、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名譽所長、中國昆劇古琴研究會會長

“一帶一路”和而不同

一、“一帶一路”不僅是經濟之路、商貿之路,還是文化之路、信仰之路、思想之路。

“一帶一路”帶給中國最寶貴的文化遺產一是佛教,一是音樂。佛教傳入中國之后,和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共同塑造了中華傳統文化,其對中華文明的影響深遠,離開了佛教文化,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不完整的。在弘揚優秀傳統文化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大背景下,我們應該借此東風,傳承弘揚佛教文化。另外,古“絲綢之路”也是中外音樂交流的重要通道,通過絲綢之路,大量西域音樂和樂器傳入中原,并對隋唐燕樂產生了重要影響,我們今天所用的很多樂器,如:琵琶、篳篥、箜篌等都源自西域。

二、“一帶一路”建設要重視“和”的概念,保護文化的多樣性。

中國傳統文化講求“和而不同”,“以它平它謂之和”,“一帶一路”沿線的各個國家、民族和地區之間的文化對話不是用某一種文化代替其它的文化,而是互相學習,互相借鑒,互相交流,實現“美美與共”。如果說古代絲綢之路在促進人類相互溝通、相互認知與相互理解上發揮了重要作用,那么今天的“一帶一路”更為促進不同民族、宗教與信仰之間的理解和尊重提供了重要契機,而非遺恰可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維系文化交流與認同的重要紐帶。

于貝爾·馬薩利

法中文化交流協會主席

藝術家與國際交流

藝術家天性自然,希望融入世界,對周遭一切滿懷好奇。無論歷史上哪一個國度,藝術家對待藝術的態度和方式都契合這一點。

好奇心使藝術家能覺察、理解并分析各種人類活動。藝術家會很自然地挖掘并鉆研當下稍有了解的技術和專業知識。遵循對藝術的態度,藝術家將這些發現、新情緒和感覺與作品緊密相聯,給這些靈感注入生命,激發別樣的思考方式。

創作過程中,藝術家迫切需要面對自己的作品,即使有沖突矛盾,依然要保持作品的原樣,有時還要利用新的背景,通過其他觀察方式、新的態度來檢驗“行為”。藝術家固然會面對新情況和新作品,但這絕不是剽竊或模仿他人作品的理由。這種新的對抗驅使他們有所行動,藝術手法要與時俱新,才能確保其作品的發展蛻變。

因此,我們的“TRANSIT(轉折點)協會”很高興參加此次與絲綢之路相關的文化藝術交流論壇。

論壇主題:中外藝術與文明的多元和諧交流,互相借鑒學習,也正為此,我們“TRANSIT(轉折點)協會”成員之間互相關心、彼此共鳴。這也是我們協會的目標方向。例如,去年由我們協會主辦,由WuZhenhua先生策劃的中法當代藝術交流展上,受邀的中法藝術家共聚一堂,互相交流和創作。這樣的文化交流和實踐屬實難能可貴。

自古以來,福建省以各式各樣的傳統手工藝享譽海外。需要保有對藝術家的開放與交流,使藝術家仍能施展出眾才華,并提升創新能力。

最后,感謝泉州政府和泰華宸美術館為中外藝術家的國際交流打造有利平臺。我相信,藝術家的深入交流與合作必將迸發令人驚嘆的創造力。

李冀平

泉州市政協原副主席

重視泉州文化遺產保護 傳承弘揚中華海洋文明

中華文明悠久燦爛,留下眾多寶貴的、對人類作出貢獻的文化遺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在幾千年的歷史中創造和延續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中華文化崇尚和諧,中華‘和’文化源遠流長”,特別是中華民族有著“協和萬邦”的國際觀這一優秀的思想文化遺產,對今天“一帶一路”建設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泉州是中華民族走向世界的重要出發站,留下了彌足珍貴的海洋文化遺產

泉州在宋元時期中國對外貿易與文化交流繁盛期,留下了豐富的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和思想文化遺產,構成獨特的海洋文化遺產體系。泉州是一座閃爍著中華海洋文明之光的城市,代表了開放與包容、和平與友好的藍色中華文明,為推進中華海洋文化的發展作出了獨特的貢獻。

二、泉州作為東西方文化交流交融的多元化國際都市,不同民族、不同種族、不同信仰相互包容和諧共處的國際文化觀對今天人類社會的和平與發展仍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宋元時期,泉州作為東西方海洋貿易的世界商埠,與近百個國家開展海洋貿易,世界各種宗教來到泉州,與中國本土的宗教道教、泉州民間信仰同城共存,和諧相處,成為中外文化互相交流對話和文明互鑒的國際窗口。它開創了一條和平友好的自由航海貿易之路,一條連接東西方促進共同發展的繁榮之路,一條東西方文明和多元文化包容互鑒的對話交流之路,留下了一份不同信仰、不同民族、不同種族友好相處的“刺桐和平精神”的寶貴財富,給“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有益的啟迪和啟示。

三、泉州重視文化遺產的傳承與保護,加快“一帶一路”文化交流與合作,攜手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

泉州市委市政府從戰略高度抓好泉州文化遺產的傳承與保護,把祖先留下來的寶貴文化遺產像珍惜生命一樣做好保護工作。出臺《泉州市海上絲綢之路史跡保護條例》,強調立法保護海上絲綢之路文化遺產。發揮文化遺產的重要作用,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的文化交流與合作,搭起面向世界、民心相通的文化紐帶,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城市之間的民心相通,攜手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

王 馗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福建古老劇種的文化品格與國際共享

348個劇種和數十個木偶皮影形態是中國戲曲活態傳承與發展的基礎,也是中國戲曲為人類所共享時重要的藝術基礎。“文化品格”是中國各劇種基于歷史、地域、族群等諸多因素,在藝術上形成的個性特征,構成了戲曲傳承與發展的根脈與靈魂性的指標。在中國戲曲對外傳播時,文化品格的獨特表達是彰顯文化多樣性與創造性的重要標識。在福建二十多個劇種中,最被世人所熟知的是以莆仙戲、梨園戲為代表的古老劇種,和以泉州傀儡戲為代表的木偶戲,前兩個被看作宋元南戲活化石,后者被看作中國古老傀儡戲傳承最具創造性的品種。本人莆仙戲梨園戲所代表的獨特科介體系,以及泉州提線木偶戲所代表的指掌技藝體系為例,說明劇種藝術品格作為個性化的國際元素,在世界文化多元并存格局中是實現文化共享的重要保障。福建戲曲中的科介體系集中體現于傀儡介、十八步科姆中,呈現出濃郁的人模仿傀儡的表演個性,代表了中國戲曲最初成熟之際,肇生于傀儡戲的獨特個性。而泉州提線木偶戲則是在木偶模仿人的表演理念下,最精準地體現著中國戲曲在用傀儡戲演出歌舞戲時的演劇原則。兩種不同的演劇體系,正凸現出在“文化品格”的理念下,劇種在歷史時間和地域空間的坐標中,所確立的劇種“唯一”的文化形態,這些劇種樣式的傳承與創造,鮮明地顯示了與其他中國劇種迥然不同的文化發展命脈。在海上絲綢之路的文化尋蹤中,福建古老劇種的獨特個性恰恰與海絲之路沿線民族戲劇走著異曲同工的藝術個性。因此在莆仙戲、梨園戲、泉州傀儡戲的對外推廣過程中,亦以“文化品格”的尋找和定位,尋找到了它在所在國的文化空間中,如何實現文化對話、文化共享和文化交流的方式與途徑,讓世界很好地認識到了這個中國最古老劇種至今存活的文化樣態。

荒金治

東京文物有限會社著名書法家、教授

簡牘與日本的“調和體”

在日本書法史上可以看到這樣的情況,先從中國學習,然后在日本醞釀出自己的特點。比如在遣唐使時代引進中國書法后慢慢形成了假名書法。近現代也有類似的情況,楊守敬等帶來的大量拓片資料引起了日本書法界對古代書法的重視。沒有對古代書法的重視就不會出現“調和體”。

“調和體”指的是日語書法,又叫“漢字假名混合體”或“近代詩文書”。現在日本書法界已經對這個概念有了共識,但并不是早就出現的。1933年金子鷗亭提倡“調和體”的概念,即日本人應該書寫日語,當時書法作品的主流是漢字作品與假名作品。日語是由三個文字來組成的:即漢字、平假名與片假名,這里的難題是漢字是硬的,假名是軟的,不好調和。從金子鷗亭留下來的作品里可以看到各種字體各種風格的作品,漢字與假名的調和是他追求的最主要的一個方面。他為了漢字與假名的調和使用很多方法,其中的比較重要的一條材料是簡牘,即簡牘里的隸書的快寫表現。為了調和漢字與假名,最有用的簡牘是隸書的快寫表現,從這信息我們可以找到一種答案。從時間階段來看,在隸變中篆書意味完全消失的漢武帝時代之后,楷書還沒有興起的西漢中后期,在這時間段的隸書的快寫形態最有可能成為解讀漢字假名調和的一把鑰匙。

劉亞虎

中國社會科學院二級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海絲”與文學

“海上絲綢之路”是中國古絲綢之路的重要海上商貿通道,其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的以“合作共贏、開放包容、創新發展”為核心的海絲文化,具有豐富的內涵和特色。而文學作品和文學實踐,則以鮮活的形象、生動的故事、深沉的感情或深刻的思想,詮釋著海絲文化,值得關注。

一、文學里的“海絲”

1、詩歌里的“海絲”

中國是詩歌的國度,兩千多年的海上絲綢之路歷程,留下不少海上絲綢之路詩歌。海上絲綢之路詩歌勾勒出一部海上絲路發展的歷史,形象地描述了絲路各國經濟的往來、文明的交流以及征程的艱險。

經濟的往來。海上絲綢之路是一條財富之路,明代有一首歌謠《貓里務華人諺》:“若要富,須往貓里務。”貓里務,在今菲律賓布里亞斯島。

文明的交流。海上絲綢之路聯接起沿線各國宗教、文化、科技的交流。如清代吳暻的《水匱歌》,寫西方早期的滅火器——水匱傳入中國后被福建人學會,并被同樣制造出來的事情,“我從父老問其制,海客虬須傳近世。八閩國工竊天巧,轉機削軸若符契。”

東方的古文明也讓西方人陶醉,清代蘇廷魁一首詩寫西洋商賈向他學習《論語》的情景:“圣人御世八荒集,同文遠被西洋賈。窄衫高帽款門至,碧眼停觀若心醉……自言孝弟是吾寶,更慕有朋來遠方……”詩中充滿了對本國文化傳播海外的自豪。

征程的艱險。清代潘有原曾蹈海遠行,他的《海船行》讓人感受到海上漂泊的辛苦和不易:“乘長風,駕巨浪,一葉中流任奔放。東西南北水接天,小小神針知定向……險中覓利休輕視,海國茫茫一身寄。漂泊誰憐泛濫行,去住何曾安樂地……”

如今,海上絲綢之路還在延伸,“海絲”的歌還會延續,歌聲不斷,精神永存!

2、故事里的“海絲”

流傳在福建等地的眾多故事,以獨特的形象,典型的情節,再現了當年海上絲綢之路發生的交心交友、合作共贏的歷史畫面。

《三寶壟洞》的故事敘述,“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時船隊抵達爪哇島,副將王景泓和部分隨從士兵病倒了,只好留在當地一個大山洞里。他們在這荒島上開荒墾殖,并教當地狩獵部落的人民種植稻子、蔬菜,紡紗織布。人們就把這個洞叫“三寶壟洞”,在當地留下了獨特的文化印記。

《茉莉仙子》敘述,菲律賓的國花茉莉花作為中國年輕人阿明和當地吉沙“愛情的信物”,遠渡重洋來到閩南成為“番茉莉”。

《“番薯”泛海記》敘述,“番薯”是吳仙從菲律賓帶回閩南的,這種耐旱而高產的作物讓無數窮苦鄉親度過饑荒。

《荒島傳奇》敘述,泉州商人王晉全出海經商,遭遇臺風,流落荒島,被一個也是遭遇臺風而幸存的姑娘瑪麗格相救,后來結為夫妻,幾年后,他們搭上正好路過此地的兄弟帆船,返回故鄉。

海上絲綢之路傳說故事是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它的傳承有助于海絲文化今天的發揚光大,國家海洋軟實力的新提升。

二、“海絲”影響的文學

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提到了中華民族25位思想大家,其中一位就是我們熟悉的明代泉州籍文學家李贄。

李贄追求個性發展,反對思想禁錮,主張“革故鼎新”,提倡平等包容。

李贄思想的形成,影響者有家族因素,也有環境因素。

李贄出生于泉州,宋元以來,泉州成為同海外交流或海上絲綢之路的交通要地。據《清源林李宗譜》載,李贄始祖林間“常揚帆海外諸國”,經常到日本、琉球和南洋各地,最遠到達了亞洲西部。二世祖林駑繼承父業,經常往返于刺桐港和波斯灣之間,還迎娶波斯女子為妻。到李贄的父親林白齋(李贄原姓林)這代并不經商,但李贄族人仍有許多經商的。家族經商史對李贄沖破中國自古以來的重農抑商思想有重要的幫助。

元代,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來到泉州,他在《馬可·波羅游記》中說:“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胡椒進口量乃百倍于亞歷山大港。”

海上絲綢之路,不僅造就了多位富商巨賈,更對當時的社會思想演變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李贄作為祖上河南固始回民、又在泉州生長起來的知識分子,身上流淌的既有陸上絲路的血液,又有海上絲路的血液,家族、環境的潛在影響無可置疑。

李贄的思想又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傳播到日本、朝鮮等地。

劉成紀

北京師范大學美學研究所所長

中國傳統國家觀對“海上絲綢之路”的價值支持

中國傳統文明具有多樣性,但它的主流是農耕生產方式。這決定了人與土地的關系構成了傳統中國最重要的關系,海洋在這種文明中是被邊緣化的。正是因此,傳統中國以“四海”概念將海洋設置于陸地的邊際地帶,它的作用僅是為陸基化的人居世界確立一個外在邊界,并借此在文明與野蠻之間劃出界限。就此而言,中國傳統的世界觀和國家觀,并不能為肯定海洋或者“海上絲綢之路”的價值提供必要的支持,甚至海洋被視為威脅國家穩定的異己力量。中國自宋代以來陸續出現的“海禁”甚至閉關鎖國,正是這種世界觀和國家觀的必然產物。但是,從中國傳統文化中為海洋建立價值,或者為“海上絲綢之路”確立理論的正當性,也并非沒有道路,大致可以總結為三點:(一)中國傳統文明雖然重視陸地的價值,但它同樣講“以天下為己任”、“四海為家”,即在一統性的傳統天下觀中,海洋雖然具有異己性,但它仍被視為陸基文明的連續物。這樣,從陸地、河流到海洋,就成為中華文明一個連續放大的系統。(二)現代以來,學界對傳統中國的認識,已打破了基于農耕產生方式的中原中心論,而是認為它是中原農耕文明、北方草原文明和東方海洋(漁獵)文明并置的形態,三者共同構成了中國文明或文化的整體。這種關于中國歷史傳統的新論述,無疑使海洋及“海上絲綢之路”的商業實踐,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中不可或缺的組成要素。(三)新時期以來,在改革開放的時代背景下,傳統中華帝國的海禁及閉關鎖國往往被視為中國走向現代的最致命障礙。在這種背景下,反思乃至批判傳統,就成為中國獲得新生的必由之路。在此,傳統之于中國現代和未來的意義,正是因為它提供了“教訓”而顯現出重要性。

[責任編輯:傅少鋒]

延伸閱讀

查看評論發表評論 |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觀點,本網保持中立

請遵守相關規定
如果你對本網站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到創意團論壇交流反饋。看不清楚?點擊換一張

編輯部公告

本網熱忱歡迎網友投稿,您可以從以下方式中任選其一:

投稿郵箱:whcyw888@163.com

注冊論壇:創意團(www.hxci.cn/bbs/)

閱讀:
凯时kb88官网网址 - 凯时kb88.com在线真人荷官